新冠疫情“封鎖”所帶來的經濟影響,幾乎摧毀了意大利老人安妮塔·帕里斯的生活。據悉,安妮塔今年75歲,因疫情影響就連她身為汽車修理工的兒子也而無法工作,這讓整個家庭失去了經濟支撐。安妮塔的養老金遠遠不夠用,原本她還指望著政府能發放福利支票,但目前這個愿望也沒能成真。
640.webp (4).jpg
急需現金的意大利人紛紛轉向典當行解決燃眉之急。圖據《紐約時報》
于是,安妮塔只能求助于幾個世紀以來、不少意大利人所依賴的“影子”安全網——當鋪。

有這樣需求的人,不止是安妮塔。此前幾百年間,無論是瘟疫、戰爭還是經濟衰退,急需現金的意大利人一直都通過典當貴重物件的方式來變現。雖然這個做法顯得有些過時了,但當鋪卻一直是意大利銀行體系的正式組成部分。
此番受新冠疫情影響,在意大利民眾遭遇銀行信貸困難、政府補助杯水車薪的境況下,典當行重現生機。

典當行成意大利人尋求現金的“救命稻草”
安妮塔急切地在家里翻箱倒柜,搜尋著身邊一切可以典當的物件:戒指、項鏈、手鐲等?!拔矣匈~單要付,得趕在月底前?!卑材菟贿呎f著,一邊來到一座巴洛克宮殿的“貴重物品鑒定大廳”典當了她的東西。400多年來,這座宮殿一直是一家典當行和各大銀行典當部門的所在地。

由于新冠疫情爆發,整個意大利,尤其是急需現金的意大利人在經濟前景方面似乎不容樂觀。由于銀行背負著沉重的債務負擔,因此不太可能擴大信貸規模、提供足夠的貸款來維持當地人的生活。因此,在意大利全國各地的典當行里,人們的焦慮顯而易見。他們擔心自己的短期工作合同不保,擔心商店不再出現客流量爆棚的場景,擔心美國游客不會來租用自己的房間……
640.webp (3).jpg▲那不勒斯銀行典當行外,人們正排隊等著為自己的物品支付利息。圖據《紐約時報》

不過此時,對于抵押貸款部門(典當行的機構名稱)的經理們來講,眼前卻是一片“大好景象”。在政府實施“封鎖”后,抵押貸款部門的活躍度從20%上升到30%。隨著政府給予的緊急救濟即將結束,上述經理們預計業務量將會出現激增?!敖衲昵锾?,我們將看到比以往更多的金融問題,也許我們能幫上忙?!贝笮偷洚敼続ffide的總經理雷納·斯泰格說。

在意大利,典當行作為銀行體系的一部分已經存在了幾個世紀?!爱斍闆r有所好轉時,你可以把自己的東西再贖回來,”在米蘭一家當鋪外,等待支付自己結婚戒指利息的克勞迪奧·洛倫佐表示。這位65歲的老人是一名交通協管員,在當地學校停課后,他被迫停工。

在Affide總部,一座位于羅馬虔誠山廣場的16世紀宮殿中,斯泰格表示,由于新冠疫情對經濟的影響,人們肯定會產生對現金的需求。在宮殿大理石鋪陳的大廳中,“展期和展銷”部門,顧客正排隊等候支付利息或贖回自己的物件。在他們的頭頂上,標有號碼的黑色盒子像一組倒掛的火車,正沿著一條懸掛的軌道從樓上的金庫將物品運動到柜臺。

據說,這里的金庫中收藏了朱塞佩·加里波第的寶劍、象牙和一些珍貴的珠寶,其中包括一枚價值8萬歐元的鉆石戒指,將于本月拍賣。如今,典當行的生意讓人眼紅,Affide總部黃金店老板朱塞佩·馬蒂諾說:“他們賺了大把大把的錢?!?br>
而一位大型典當行的辯護人稱,只有5%的典當品被拍賣,這些典當店為需要現金的意大利工薪階層和中下階層提供了至關重要的服務。與許多現代銀行工具相比,典當行提供了一個更直接、更透明的系統??蛻魧①F重物品存入銀行作為抵押,然后在一定期限內支付利息。如果客戶到期沒能付清,物品可能會被拍賣。通過拍賣,典當行收回貸款,如果在拍賣中獲利,利潤則歸客戶所有。

“生意火爆”當鋪保單新增金額連續兩個月增20%
某天一早,那不勒斯銀行的典當分行外便擠滿了人。47歲的美發師西爾維亞·阿格拉表示,自己好不容易快攢夠贖回家人典當的金手鐲的錢,但不巧新冠疫情爆發,她的沙龍被封鎖了三個月,重新開張后,社交距離的限制大大減少了客流?,F在,阿格拉不得不來這里支付更多的利息?!霸倦x收回我家的傳家寶就只差那么一點點了?!卑⒏窭瓱o奈地說,“但現在又成為不可能”。

這并非是阿格拉一個人的無奈,今年43歲的弗朗西斯科·納爾代利從銀行走了出來,他剛為母親的金手鐲支付了一筆利息。弗朗西斯科說,他是一家療養院的臨時護理員,但最近的一份合同已于今年3月到期。弗朗西斯科接受了一份按月簽訂的新合同,這使他的薪水降低了一半?!拔也坏貌恢匦麻_始,”他說道,因為“沒有任何保障”。
640.webp (2).jpg▲那不勒斯一家當鋪的老板Luigi Milano站在柜臺前。圖據《紐約時報》

45歲的伊萊諾拉·富奇則說,自己還沒有收到政府承諾的休假補貼。而富奇此前在那不勒斯機場賣包,后來所有航班都因疫情暫停了,她工作的門店也于3月份關閉。作為兩個孩子的母親,富奇坦言,自己的積蓄快用完了,她的一些朋友逐漸開始幫人洗衣服或熨衣服賺錢,富奇也在考慮這樣做,“不管怎樣,你必須想辦法讓生活繼續下去?!?br>
對于目前的狀況,那不勒斯銀行所屬的聯合圣保羅銀行發言人稱,今年3月和4月,當鋪保單新增金額增加了20%。大部分的新增都在意大利北部,也就是新冠疫情傳播最為嚴重的地區。

前不久的一天,有幾十個人在米蘭UBI銀行外排隊等候,其中有被迫休假的廚師、有芭蕾舞服裝公司的老板等。57歲的卡蒂亞·瑪切西也正在排隊等待支付金項鏈和獎章的典當利息,她說,自己失去了清潔工的工作,但因為這不是正式工作,所以她沒能申請政府資助?,F在,瑪切西希望自己能典當更多的貴重物品,“但是,我已經沒有什么東西可以典當了?!?br> 紅星新聞記者 王雅林 徐緩 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