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國家統計與經濟研究所(Insee)7日發布的報告顯示,今年3月和4月新冠病毒流行期間,法國所有原因的死亡人數為12.9萬人,而2019年同期為10.28萬人,同比增加25%,但根據出生國的不同,死亡率有很大差異,其中移民群體的死亡率更高。

人民日報海外網援引《費加羅報》報道,按照法國國家統計與經濟研究所的數據,今年3月和4月,出生于非洲和亞洲等國外的移民,死亡人數與2019年同期相比增加48%,而出生于法國的死亡人數增加22%。具體來說,出生于阿爾及利亞、摩洛哥、突尼斯等北非國家的在法居民有8300人死亡,2019年同期為5400人;出生于非洲其他國家的居民有2000人死亡,2019年同期為900人;出生于亞洲的居民有1600人死亡,2019年同期為800人;出生于美洲、大洋洲及歐洲其他國家的居民,死亡人數增幅與出生在法國的人員比較接近。

6月6日,示威者在法國巴黎戰神廣場參加反對種族歧視的集會。(圖片來源:新華社)

之所以產生這樣的結果,研究認為,出生于外國的在法居民,更多居住于人口密集地區,尤其是受疫情影響嚴重的巴黎大區。出生于北非國家的居民三分之一居住在巴黎大區,出生于非洲其他國家和亞洲的居民有有一半居住在巴黎大區,而巴黎大區出生于法國的居民僅占16%。3月至4月,出生于外國的居民死亡人數急劇上升的城市中,巴黎大區馬恩河谷省的克雷泰伊市名列榜首,同比增加113%,而法國裔死亡人數增加35%;緊隨其后的是瓦茲河谷省的戈內斯市、巴黎十八區、塞納-圣但尼省的圣但尼市、馬恩河谷省的勒克雷姆蘭-比塞特爾市。

另一方面,這還與家庭居住條件有關。出生于非洲和亞洲的居民,家庭平均居住面積分別為1.3和1.6個房間,低于1.8個房間這一法國整體水平。

此外,職業和通勤方式也是重要影響因素。出生于非洲國家的居民,就職于“關鍵崗位”的比例分別占14%到15%,例如醫護人員、護理人員、執法人員、消防員、送貨員、清潔工和商販等,都屬于疫情一線工作者,感染病毒的風險更高。法國社會學家弗朗索瓦·杜貝特談到,“這并不是一個人人都能遠程辦公的世界?!?

另據法國國家統計與經濟研究所的數據,來自亞洲、北非國家和非洲其他國家的居民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上班的比例分別為31%、28%和49%,而在法國出生的人這一比例為15%。

法國政治家、人權捍衛者雅克·杜邦曾在今年6月8日的一份年度報告中警告稱,隨著新冠病毒的流行,必須警惕社會不平等加劇。

(編輯:賈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