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浙南地區,有一個被稱為“溫版梁?!?、“浙南羅密歐和朱麗葉”的明代愛情故事,被改編成溫州鼓詞、蓮花、道情等多種曲藝形式廣為流傳,演繹出各種版本;晚清時,又被移植到溫州亂彈(即甌劇)演出。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這個故事被溫籍編劇改編并搬上舞臺,由溫州女演員陳茶花擔綱旦角,在原位于市區公園路的東南劇院連演21場,場場爆滿。成為甌劇輝煌的又一個轉折點,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甌劇發展的象征。

這個故事還被列入浙江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改編的劇作入選浙江省第三批優秀保留劇目。

“溫版梁?!惫适?/strong>

被列入省非遺名錄

戲劇故事中的男主角叫高機,被設定為明嘉靖年間平陽宜山(現蒼南龍港白沙)人,是一位手藝高超的青年織綢老司,紡織技術好且顏值在線。

1998年蔡曉秋、方汝將版《高機和吳三春》孫毅/攝

名聲在外的高機,有一年受雇處州龍泉一吳姓富戶家去織綢。富戶有女名三春,擅刺繡、妙齡未婚,老父親對她的婚事寄予重望。高機和吳三春兩人互相吸引,均視對方為知己。一年后,高機因母親生病,需回平陽行孝。三春不舍得與他分離,兩人私下定情。高機覺得兩家地位懸殊,吳父肯定不會接納他這個女婿。三春卻義無反顧,與高機坐船私奔到溫州。老父親發現女兒與織綢工人私奔,大發雷霆,率家丁追到溫州,并將高機以“拐騙婦女”罪送交官府判刑三年。吳三春被父親帶回嚴加看管,并擇定富陽豪門公子為婿。

高機出獄后,喬裝成賣綃客(貨郎)到龍泉吳家打探消息。卻正逢吳家張燈結彩,第二天就是三春出嫁的日子。高機在丫鬟安排下在廚房吃了頓飯,誤以為三春已變心,帶著幾個餅憤然離去。路經桃花嶺時,才發現餅里包裹著金銀,又回想起三春給的暗示,發現自己錯怪了她,不由氣塞心頭,竟成瘋癲。次日,三春花轎途經此地,驚見高機竟成瘋癲。無法逃避嫁作他人婦的她以剪刀自裁于花轎中。高機見此情景,傷心之余也自殺身亡。

悲劇的悲劇性之一指人對死亡、苦難和外界壓力的抗爭本性,如莎士比亞的著名悲劇《羅密歐與朱麗葉》及我國的《梁山伯與祝英臺》,而《高機和吳三春》也一樣,都表現了這種抗爭的力量?!陡邫C和吳三春》傳說故事,被列入浙江省“非遺”名錄。

入選省級優秀保留劇目

數代“吳三春”常演常新

《高機與吳三春》故事被改編成各種藝術形式,如溫州鼓詞、蓮花、道情等曲藝廣泛流傳。晚清時又被移植到溫州亂彈,取名《高機別》、《高機賣綃》等?!皽刂輥y彈”,即甌劇,是流行在溫州地區的古老劇種。

到了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溫州再次出現“高機與吳三春”熱潮。

當時由知名溫籍編劇何瓊瑋將這個民間傳說改編為七幕劇本,交由溫州甌劇團排演。

陳茶花扮演的吳三春孫毅/攝

就是在這臺戲里,溫州走出甌劇第一代女旦(中國戲曲一直由男人來演旦角)陳茶花。1957年元旦,《高機與吳三春》開演時,20多歲的她扮相柔美,表演富有韻味,在當時位于市區公園路的東南劇院舞臺上,連續上演40多天21場,陳茶花扮演的吳三春被觀眾普遍接受,場場座無虛席,一時“萬人空巷看茶花”?!陡邫C與吳三春》也成為陳茶花最為膾炙人口的舞臺作品。

1979年陳茶花版《高機與吳三春》。孫毅/攝

《高機與吳三春》一舉拿下溫州地區的劇本、演員、導演、舞美、作曲五項大獎,后進杭城匯演獲得成功。該劇還贏得華東六省一市文藝界的關注。而陳茶花也因此兩次參加全國文代會,受到當時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

數十年來,扮演吳三春的女演員從第一代陳茶花,到第二代翁墨珊、第三代洪永娟,再到第四代扮演者蔡曉秋,常演常新,特別受到觀眾喜愛。而《高機與吳三春》,也已創下巡演上千場的紀錄,還入選浙江省第三批優秀保留劇目。

括蒼古道桃花嶺

因高機吳三春聞名

高機和吳三春殉情的桃花嶺,就在溫處通衢括蒼古道上。

高機(方汝將飾)在桃花嶺一場戲 孫毅/攝影

括蒼古道是古時溫處兩地通往京城的要道,大概筑于唐末宋初,是當時的左遷處州司馬的大書法家李邕提議、商人馮大杲具體實施建造。古道從縉云東渡鎮樊莊山麓開始,直通麗水蓮都區巖泉村,綿延橫亙約50華里。

括蒼古道摩崖阮元題

自古以來有多少從京城、省城來的朝廷命官及商賈百姓從這條古道經過,再在路的盡頭坐船沿甌江直下進入溫州城。因此古道被稱作“官道”、“通京大道”,也就是如今所謂的“國道”。特別是南宋建都臨安后,“國道”更加繁忙。葉適從這里走過,留下“馮公此山民,昔開此山居”的紀事;劉基這里走過,留下“青泥九折度危峰,翠禾千章集遠”的感嘆;溫州知府何文淵也從這里走過,留下一座卻金亭和卻金故事。

“君不見馮公之嶺摩蒼天,危梁峻坂相屬聯。樵夫跬步不得上,仰視懸石勢欲顛。??遐想太古開辟初,地隔東甌擅一隅。山腰鑿石自何代,要令海寓同車書。不知馮公亦何者,姓名宛與此山俱??”南宋李洪在《前行路難馮公嶺作》一詩中對徒步括蒼古道的艱難深有體會。

葉適和李洪詩中所說的馮公,就是筑路之人馮大杲。因此古道有嶺叫馮公嶺,是為紀念他取的名。后因此坡上栽有桃花,更名為桃花嶺。隨著《高機與吳三春》的流傳,桃花嶺名聞遐邇,成了眾多徒步愛好者必須打卡的網紅點。

高機織的這種綢

如今還有人收藏

傳說故事中高機所織的綢色彩鮮亮,質地綿滑,被稱為“高機綢”?;蛟S這個高機只是傳說中的人物,但他所“織”的綢,卻是正宗的溫州特產。

溫州古代桑蠶業一度發達,早在西晉開始就有記載,南朝鄭緝之《永嘉郡記》有“永嘉有八輩蠶”,溫州被稱為八蠶之鄉。而從中唐到宋代桑蠶業走向衰落”,但為交“以絹代幣”的稅賦,部分農民只好到外地買絲織絹。宋嘉定以降,溫州已出現“為人分紡分織”的“機織專業戶”。

明代是甌綢發展的一個黃金時期。弘治、嘉靖《溫州府志》載,明代溫州城區德政坊(今鹿城區縣后巷一帶)設有織染局,政府派官員監造綢布,規定每年出產甌綢的數量,以作官用?!奥河托》?,溫州方綢,皆獨織者”。這是明末方一智《物理小識》里對甌綢的記載。

現存百多年前的甌巾,由晚清“嚴日順”后人收藏。

那么高機“織造”的甌綢有哪些獨特優點,使得外地富戶聞名來請?

清代黃漢《甌乘補》載,甌綢其名有“雪里青、火里煙、出爐銀之類,似覺精彩獨擅”。從“精彩獨擅”四字可見當時溫州的織工已掌握了絲綢織造的最先進技術。所出的綢子色彩多樣,有淡雅素凈的,也有華麗耀眼的:“又一種正側互看,色彩炫變,此即所謂‘閃色’也”。也就是說這種綢子正看側看色彩變幻不定,十分漂亮。甌綢主要用途作為衣料、被面、手帕、頭巾等,在全盛時期,年產量高達7萬余匹,遠銷國內外。而溫州出名的甌綢作坊有鼓樓下的嚴日順、陳恒順、葉永泰、丁永發等60多家。在清道光年間,溫州絲綢業已形成各種行規加以規范。

當時的甌綢織工,如高機這般“上等手”,一年工錢為四十八兩銀子。其他一般的織工,最低也得三十兩左右。

從甌綢發展史上,可窺溫州人創新精神。舊志既云中唐以降溫州“地不宜桑",蠶絲等原材料依賴外地商貿。溫州織工只能盡量改進和提高織造技術,在色彩和花樣上做出創新。于是手工業的發展突破原材料限制,他們將“精彩獨擅”留在了史冊。

附錄

葉適桃花嶺詩

“馮公此山民,昔開此山居。

屈盤五十里,陟降皆林廬。

公今去不存,耕鑿自有余。

風篁生谷隧,雨旆來巖虛。

人隨亂云入,腿尺聲相呼。

四時草木香,異類果蔌腴。

采薪得崖花,結綴成襟裾。

此亦佳窟宅,可對幽人娛。

何必種桃源,始入仙者圖。

甌閩兩邦士,洶洶日夜趨。

辛勤起芒屩,邂逅乘輪車。

山人老白首,名氏不見書。

我獨何為者,拊身念居諸?!?

劉基桃花嶺詩

青泥九折度危峰,翠禾千章集遠風。

欲為流離安堡障,寧辭辛苦涉高蓬。

梧桐葉落無棲風,荊棘技寒有怨鴻。

旦文升虛聊望楚,何時重賦定方中。

阮元桃花嶺詩

白云橫絕萬峰齊,更踏東風向嶺西。

揮臂已過白云上,回頭盡見萬峰低。

何年道士栽桃樹,終古征人散馬蹄。

我向東甌催戰艦,封關哪用一丸泥。

來源:溫州三十六坊

參考資料

《弘治溫州府志》

《溫州古代經濟史料匯編》俞光編

《百歲老人嚴琴隱家傳》手稿

《新發現的珍貴甌巾折射甌綢發展史》作者 葉大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