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網訊 飛云江畔,動車瑞安站北面,一塊“跨境電商園”的牌子十分醒目。

這幢樓不高,約6層,但承載的使命很“高大上”——為周邊1000多家膠鞋、箱包等時尚輕工類企業提供品牌出海一站式服務。

說白了,就是“從0到1”的跨境電商服務。

這個“1”,正是黃邦穎多年想做而沒有做成的事情,“品牌出?!钡倪@一步始終沒邁出去。因此,在過去兩個月里,他暫時擱下300多名工人、年銷售額超5000萬元的五金工具廠,來這幢樓里的“麒麟閣”,做起了一名跨境電商培訓班的學員。

黃邦穎很清楚,新冠肺炎疫情的洗牌是一種馬太效應,強者越強,弱者越弱。實現自家企業品牌出海的航海夢,是他來到這幢電商樓的最大動力。

白天上學堂,晚上睡工廠

家族企業邁開出海的第三步

每個工作日上午9點,黃邦穎都會準時來到這幢電商樓里打卡上課。這意味著企業里的日班,上不了了。

他所在的溫州國新五金工具有限公司,是創辦于二十世紀90年代的家族企業。主營的各類錘子,90%出口美國,而生產錘子的核桃木手柄,主要從美國進口。

“就算疫情期間,我們從美國進口核桃木的貨柜,每個月都在海上漂著兩三個?!彼f,工廠的復工復產沒有大的問題,但自己對外貿有了新的想法。

之前,自家五金廠外銷做的是傳統的B2B,一般是代加工,頂多做到原始設計制造商。錘子起訂量就是1200支?,F在,想做B2C,走出“工廠經營自有品牌”這一步。

“麒麟閣”的到來,正好迎合了黃邦穎設想的這一步。他想先在亞馬遜平臺開家企業店鋪,摸清門道再做海外自建站,讓錘子從一批一批賣,變成一個一個賣。

一字之差,大相徑庭。

一個一個錘子賣,對黃邦穎來說,能第一時間與產品使用者接觸,收到最直觀的消費者體驗,對改良產品有很大好處。對企業而言,從批發轉向零售,省去中間商環節,直接掌握零售價,利潤率能從10%至20%提高到30%至50%,有利于把控品牌、提高銷售額。

為了走出這一步,黃邦穎學習跨境電商平臺規則、選品測款、線上推廣以及海外支付、推廣、物流等等,還要給培訓班的老師們檢查作業。

他的企業在瑞安西部的陶山,家住瑞安市區,相距20多公里。培訓班又在兩者中間。與父輩創業“白天當老板,晚上睡地板”不同,黃邦穎用白班時間學習,晚班回廠里打理,變成了“白天上學堂,晚上睡工廠”。

對于學習成果,黃邦穎用“非常期待”來形容?!耙呀涍M入備貨階段,對不久后的測款很有信心?!?

他最新的一條朋友圈,說的就是電商樓里辦的首屆瑞安產業帶跨境電商云展會:直播千里之外,始于跨境電商云展會!國新的這一步,終于邁了出去!

接受世界,還是接手世界

非典型90后切入跨境電商新航道

與“80后”的黃邦穎處于學習階段不同,1994年出生的徐定亨,已經在電商行業摸爬滾打了兩年多時間。

他與兩個高中同學合伙,創辦了瑞安執一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既當老板又當員工??偛烤驮谶@幢電商樓里。執一,取自老子《道德經》里的“執一以為天下牧”。

有句話說,二十幾歲的“90后”接受世界,二十幾歲的非典型“90后”接手世界。

徐定亨看起來就有些“非典型”。

2012年從瑞安中學首屆中美班畢業,進入美國埃默里大學求學4年。畢業后,憑興趣在杭州做過寵物交易,2018年進入國內電商領域,通過給機構供貨推廣、網紅直播帶貨,箱包、膠鞋等銷售總流水近1億元。

在創出“一晚上直播銷售六七百萬元”“一天為一家鞋企解決6萬雙庫存鞋銷路”的同時,又認為國內市場“同質品殺價”“庫存壓力大”,2019年底開始掘金跨境電商。

做跨境,他走的也不是尋常路。國內一個電商大數據庫監測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跨境電商B2B交易占比達80.5%,B2C交易占比19.5%。徐定亨起步就選擇了B2C,相當于成為一家“美國本土的企業”。

疫情,又讓他的“非典型”有了發揮的空間。

得知海外線上平臺有產品賣斷貨,“執一”隨即代理國內鞋盒、運動器材等產品,“出?!笔蹆r是國內售價的十幾倍。

今年3月26日,“執一”的海外口罩自建站buythemask.com上線,當天收到的訂單就有1000多美元。

另一個海外自建站montbelt.com,銷售產自溫州龍港的皮帶,出廠價二三十元人民幣的產品,空運到國外消費者手里,價格是二三十美元。

算上在Wish這些平臺上開設的店鋪,“執一”在2019年底接觸跨境電商后,銷售額已超500萬元人民幣。

徐定亨說,“執一”做跨境不做主流平臺。設海外自建站,能自己掌控規則和定價權。沒有比價就沒有殺價。

可以說,“執一”把“小、快、靈”的打法發揮到了極致。落戶電商樓,背靠溫州各地強大的供應鏈,讓公司發展如魚得水。已舉辦10屆的瑞中中美班,散布海外的同學,能第一時間提供海外市場信息。

徐定亨認為,設海外自建站、選品拿貨,對“執一”來說都不是問題,核心是解決海外推廣。他已經著手在海外設立分公司。他的設想,是把國內電商的這套模式移植過去,這也是“執一”下一步的努力方向。

記者手記>>>

寶劍鋒從磨礪出

在這個跨境電商園里,“國新”與“執一”并非個例。而在瑞安僑貿小鎮,跨境電商園也只是眾多項目里的一個。

從2017年開始,三年時間里,瑞安僑貿小鎮完成投資額跨越30億元大關,營業收入翻兩番多達到158.5億元,稅收收入“三倍增”達4.86億元,幾乎實現了僑商經濟“從無到有”,跨境貿易從小到大,數字賦能從弱到強的跨越。

值得關注的是,疫情期間,通過云峰會、云對接、云孵化、云直播,今年1至4月,小鎮外貿出口逆勢增長,出口總額達15.66億元,同比增長6.18億元,入駐市場采購企業出口額1.74億美元,拉動全市出口21個百分點。

這再次印證了一句話,溫州人精神,一見雨露就發芽,一見陽光就燦爛。只要滋養空氣、厚植土壤,溫州人“敢為人先,特別能創業創新”的精神就有用武之地。

跨境電商園的模式,放眼溫州,并非不可復制。走過改革開放40多年,溫州各地的塊狀產業展現了強大的生命力,形成了完整的供應鏈。遍布海內外的溫州人,又是溫州制造“走出去”不可多得的財富。這些都是溫州“幾十年磨一劍”的積累。

在疫情洗牌這塊試金石面前,這些厚植的優勢需要在搶抓重要窗口期的機遇中變成發展的勝勢。從去年的市場貿易方式采購試點,到今年獲批綜合保稅區、跨境電商綜試區、自貿區聯動創新區“三大國家級開放平臺”等,無不為本地中小微企業掘金全球市場,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提供了更多可能。

“國新”與“執一”的出海記正生動詮釋:在危機中育新機,于變局中開新局。借助產業的基礎、平臺的優勢、溫州人的優勢,相信還會有不少溫企在化危為機中翻開發展新篇。

來源:溫州日報

記者:楊世朋 通訊員 許小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