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6月13日,柏林墻開始正式被拆除。30年后,柏林墻遺址紀念公園內6月13日舉辦的一場特別展覽,讓人們重新思考兩德統一至今,歷經申根協定、難民危機和新冠疫情后,歐盟內部邊界以及歐洲一體化的變遷。

中新社報道,這場名為“歐洲的邊界價值觀:從柏林墻倒塌到新冠疫情”的露天展覽,設在三十年前柏林墻最先開始被系統性拆除的柏林貝爾瑙爾街段。

2020年6月13日,一名騎車人經過展出的照片。(圖片來源:中新社)

展覽主辦方柏林墻基金會在介紹詞中寫道,冷戰結束后,人們開始強烈期盼一個統一、繁榮和沒有邊境的歐洲。展覽上與之相關的一張張歷史照片讓人仿佛回到當年歐洲一體化建設高歌猛進的時期。

1985年6月,聯邦德國、法國、比利時、盧森堡、荷蘭在盧、德、法三國交界處的申根小鎮一艘船上簽署了《申根協定》。1995年3月,協定正式生效。申根區內部實現了人員流動自由。這一章展出的照片中,既有曾是宿敵的德國和波蘭邊境如今僅剩畫著國旗顏色的界碑,也有捷克加入歐盟時布拉格街頭揮舞歐盟旗狂歡的人群。在另一張照片上,當愛沙尼亞加入申根區后,首都塔林機場掛出了“不再需要護照”的標語。

6月13日,參觀者站在遺址公園旁一棟外墻繪有1961年柏林墻開始修建時畫面的建筑前。建筑下方擺放了1990年柏林墻被拆除前夕的照片。(圖片來源:中新社)

“這些期望只在部分程度上得到了實現?!卑亓謮饡硎?,近年來,人們又經歷了邊境鐵絲網的重現:新建的邊境防護設施保衛了歐盟外部邊境,而與此同時,難民則在前往歐盟邊境的途中命喪地中海。

始于2015年夏秋之交的難民危機,是歐洲人關于邊境記憶的一次復歸。在攝于2016年的一幅照片中,一艘利比亞巡邏船正在地中海上截停一艘滿載難民的橡皮艇。另一幅攝于2019年夏天的照片中,幾名難民試圖翻越摩洛哥和位于非洲的西班牙海外自治市休達之間高聳的邊境鐵絲網,邊境警察卻早已守候在下方。

6月13日,人們經過展出的照片。(圖片來源:中新社)

在難民危機“風暴眼”德國,2015至2016年有數以十萬計的新難民從陸上進入其國境。其中,毗鄰奧地利的巴伐利亞是大批難民入境的首站。時任該州州長的澤霍費爾圍繞難民和邊境政策多次叫板德國總理默克爾。盡管澤霍費爾在難民危機期間要求關閉該州邊境的表態從未付諸實施,德國人卻記住了他在那場危機中的名言:“沒有安全便談不上自由?!?

而數年后的2020年3月15日,當新冠疫情在歐洲大規模擴散之際,正是由已轉任德國聯邦內政部長的澤霍費爾本人宣布了德國將向五個陸上鄰國“封國”的消息。

圖為柏林火車北站外的柏林墻遺址紀念公園內,一對父子站在一面展示因穿越柏林墻喪生者照片的紀念墻前。(圖片來源:中新網資料圖

展覽的最后一章“新冠時期的邊境”展出了德國和波蘭關閉陸上邊境后重新部署的警察和海關人員。一幅照片反映了超過兩萬難民從今年年初即被困在希臘萊斯博斯島難民營中,那里的防疫條件十分惡劣。策展人仿佛提醒身處新冠危機的歐洲人,上一場危機尚未遠去。

拆除柏林墻三十年,歐洲在一體化進程中大步向前,卻也因各種危機而來回踱步。

資料圖為1.3公里長的東邊畫廊繪滿了不同國家藝術家的作品,是現存最長的一段柏林墻遺跡。(圖片來源:中新網)

如今,為走出新冠疫情帶來的空前經濟衰退,歐盟正在醞釀邁出“以融合打破藩籬”的下一步。6月18日,歐盟領導人峰會將討論總額7500億歐元的“復蘇基金計劃”。

法蘭克福金融合作協會董事總經理胡貝圖斯·韋思(Hubertus Vaeth)向中新社記者表示,在資本自由跨境流動的體系中,至關重要的是擁有一個發行貨幣的政府或至少擁有一種共同的財政政策,“而迄今為止,歐元區還缺乏相應能力”。

“這可能標志著歐盟歷史上的一個轉折點?!焙悎D斯·韋思說。

圖為2019年11月9日是柏林墻倒塌30周年紀念日。游人在主要紀念場所之一、柏林火車北站外的柏林墻遺址紀念公園內,一面插滿玫瑰花的柏林墻遺跡前紀念。(圖片來源:中新網資料圖

(編輯:彥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