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時報記者張喬楠編譯報道】無論是整體經濟數據、公司破產數字,還是業界專家的預測觀點,都無不在預示德國經濟在新冠疫情沖擊下遭受了巨大的打擊。曾經的德國證券交易所DAX指數唯一航空公司——漢莎航空,成為巨頭衰退的鮮明案例。當然,也有人趁機“上位”,反映了德國經濟社會近年來的明顯變化趨勢。

工業生產經歷低谷 第二季度GDP預計下滑超10%

數據顯示,德國企業不只是減少生產這么簡單,而是受到疫情極大的影響。汽車制造受到的影響最為顯著。

據德國ntv報道,受限的供應鏈,關閉的車間,消失的買家——4月份德國的工業生產幾乎中斷。位于威斯巴登的聯邦統計局發布報告稱,制造業、建筑業、能源供應行業產能比3月份減少近18%,而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近四分之一。聯邦經濟部表示:“德國現在已經達到了經濟低點?!?

如果只算制造業,行業產能降幅是22.1%,超過了五分之一。受影響尤其嚴重的是汽車制造,降幅近75%。許多車企在三四月間暫停生產線,車間工人都被送回家休息。

聯邦經濟部表示,政策4月份對社會和經濟活動的限制“極大范圍地”投射到生產領域?!半m然逐步的松綁政策下,經濟生活開始恢復?!钡@條路注定坎坷:出口導向型的生產部門4月份訂單下滑速度創下紀錄——環比下降25.8%。

德國工業生產部門期待在未來3個月迎來更快的復蘇。慕尼黑伊福經濟研究所根據受訪企業得出的生產預期指數顯示,5月份為負20.4%,而4月份這個數字還是負51%。這個增幅是兩德統一以來的歷史最高值。但伊福經濟研究所專家克勞斯·沃爾拉貝解釋:“這僅僅意味著,下滑速度趨于平緩而已?!?

《南德意志報》援引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IfW)專家尼爾斯·楊森表示,德國工業的恢復速度相比衰退速度明顯更慢,需要更多時間。尼爾斯·楊森還估計,在可預計的未來,全球投資環境仍將不景氣,因為疫情給未來經濟帶來的不確定性仍然很高,而近來的銷售下滑又大大削弱了許多公司的資金基礎。

德國商業銀行專家索爾文表示,雖然5月份生產開始恢復,但“這幾乎改變不了德國第二季度國內生產總值兩位數的下滑趨勢”。

列支敦士登資產規模第三大的VP銀行也持相似觀點。該行專家吉策爾強調:“德國國內生產總值第二季度預計下滑超過10%,這在和平時期還從未有過?!?

德國第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的下滑還算平緩,為負2.2%。畢竟德國疫情的大規模爆發和嚴格的封鎖政策在3月份才出現。這個下滑幅度在兩德統一以來也排得上歷史第二了,第一名是2009年初(最近一次經濟危機)時的負4.7%。

德國化工行業在經歷黑暗的第一季度后,對2020年的整體預期同樣灰暗。圖為德國化工巨頭位于路德維希港的大型工廠。(圖片來源:德新社)

剛完成政府救助談判 漢莎航空被排除出DAX指數

一場疫情,給看似穩定的德國經濟面板帶來了變數。6月5日,歐洲最大的航空公司、星空聯盟創始成員漢莎航空(Lufthansa)被德國證券交易所排除出DAX指數!

德國DAX指數是德國證券交易所集團推出的藍籌股指數,包含了30家德國公司。這30個公司,基本屬于市值最高、股票流動性最好的企業集團。

德國證券交易所每年進行4次評估,調整進入DAX指數的30家藍籌企業。很不幸,漢莎航空將在兩周后被移出這個“群組”。

10天前,歐洲最大航空公司、星空聯盟創始成員漢莎航空接受了德國政府的方案,以20%的股權換取德國政府和德國復興信貸銀行的90億歐元救助資金。

6月8日,漢莎航空還與奧地利政府達成救助協議。漢莎旗下奧地利航空(Austrian Airlines)將獲得6億歐元援助金。其中,3億歐元為國有擔保信貸。奧地利政府的1.5億歐元作為自有資金注入奧地利航空,換取奧地利(比如首都維也納機場)擁有法蘭克福、慕尼黑機場類似樞紐地位的10年期保證。剩下的1.5億歐元,則由德國的漢莎集團總部提供。

交易所做出這個決定,在于漢莎航空過去幾個月深受疫情影響,市值大跌,幾乎沒有旅客搭乘漢莎的航班出行。

得益于年輕人移居大城市讀書就業趨勢 德國第二大房產公司成DAX藍籌企業

有人走就有人來。

總部位于柏林的德國居住房產公司(Deutsche Wohnen)成功替代漢莎航空進入DAX指數。這家公司旗下擁有16萬套公寓房產,其中超過11萬套位于柏林。盡管德國政府極力限制大城市房租上漲的速度,租客協會極力批駁房產公司的出租屋業務模式,德國居住房產公司(Deutsche Wohnen)的“入局”已無法回避。這家柏林公司股票價格逼近42歐元,是5年前的兩倍之多。

進入DAX指數,意味著它成為德國第二大房產公司。第一家是德國維諾維亞(Vonovia),自2015年起進入DAX指數榜單。兩家公司均受益于年輕人移居大城市讀書就業的趨勢。數年來,兩家公司的房產基本未見空置。且隨著需求上漲,房租水平也逐年上升。

此外,歷史性的低利率也是兩家房產公司受益的一大因素。行業巨頭可以更輕易地申請銀行貸款,同時投資者也更踴躍地申請房貸了。一系列因素綜合起來,推動了德國房價的上升。德國居住房產公司(Deutsche Wohnen)目前所有房產市值累計約250億歐元,債務累計90億歐元。

房產巨頭的強勢,自然讓租客利益保護者不爽。德國租客聯合會(Deutsche Mieterbund)表示,“這個消息對租客來說沒有理由值得高興?!甭摵蠒€拿德國居住房產公司(Deutsche Wohnen)背后的外國投資者說事兒,認為外國投資者唯利是圖的本性驅使,抬高租金的可能性必定越來越大。

德國居住房產公司有17%的股權,被全球最大資產管理公司黑石(Blackrock)和挪威國有投資者——挪威政府養老基金所持有。

柏林市政府在2020年2月推出規定,暫時凍結了市內大部分房產的租金上漲,禁令要1年后才可能被放開,且給上漲幅度做了限制?;衩撕妥悦顸h計劃為此立法,而德國居住房產公司總裁米歇爾·扎恩認為這種政策規定有違憲嫌疑。

但他還有可以慶幸的地方:除了首都柏林外,公司正在萊茵-美因地區、德累斯頓、萊比錫的租房市場極力擴張,他們還將投資目光投向擁有超過12000個床位的大型養老院和小型商業不動產。

疫情爆發后,這家房產公司宣布不解約資金困難的租客,還為租客設立了救助基金。盡管如此,公司仍有余力在2020年給股東們分紅,從年初到現在,他們的市值上漲了14%。

德國公司破產數量下降?更多原本經濟實力強大的公司申請破產

另據《南德意志報》報道,從1月份至3月底,德國申請破產的公司數相比2019年同期下降4個百分點。聯邦統計局發布,2020年第一季度一共有4683家公司申請破產。

申請破產數量的下降,并不一定能如實反映公司破產的情況。因為從3月中旬開始,由于受到疫情影響,德國調整了規定,企業破產申報義務被暫停了。因此這個數字實際上沒有呈現出德國眾多公司面臨的經濟困境。

分行業來看,進出口貿易,是申請破產數量最多的行業領域,達到788起。建筑行業也有761起破產申請。招待行業(主要為餐飲、旅館)則有514起破產申請。

但是另外一個數據,卻從側面說明了問題的嚴重性。根據聯邦統計局的數據,債權人第一季度要求的潛在債權總額為73億歐元,這個數字明顯高于2019年同期。破產數量下降,但債權總額顯著上升——這個現象說明了一個事實:新冠疫情影響下,許多原本經濟實力強大的公司申請了破產。

(編輯:秋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