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雷神山醫院項目設計副總負責人,地地道道的瑞安人。他全程參與了雷神山醫院的設計工作,也見證了雷神山醫院在短短半個月內從無到有創造的奇跡。

2月20日,雷神山醫院32個院區全部開放,包括姚莘在內的20人榮獲雷神山醫院榮譽員工稱號。除雷神山醫院項目外,疫情至今,他帶領的設計團隊還完成了4個方艙建設、3個醫院改建項目,可同時收治近萬名患者。

姚莘獲“雷神山醫院榮譽員工”稱號

2月25日,記者聯系上還在武漢與新冠肺炎“賽跑”的姚莘,聽他忙里偷閑時講述抗“疫”背后的故事。

爭分奪秒

12小時完成設計圖

1973年出生的姚莘,是中南建筑設計院第五設計院執行總建筑師?!霸谖⑿湃豪锟吹交颊咴诙c醫院排隊至馬路上的景象,心里既擔心,也感到無力?!币氛f,疫情爆發初期,武漢不斷增加定點醫院床位數量,但難以跟上疫情蔓延速度。

這是一場與疫魔的較量,與死神的賽跑。1月23日,武漢市政府決定參照北京小湯山醫院模式建設一所專門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醫院——火神山醫院;1月24日除夕夜,中南建筑設計院接到設計任務:在武漢江夏區軍運村建設第二所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醫院——雷神山醫院。

1月24日除夕夜20時30分許,姚莘在工作微信群看到設計院發出的報名信息時,第一時間報了名?!爱斂吹酵聜冔x躍報名參戰時,激動與感動讓我克服了一時恐懼。自己的職業技能在這個時候發揮作用,內心告訴我:必須要去!”姚莘回憶起當時的心情,至今還有點激動。

除夕夜21時許:姚莘穿上外套、戴上口罩,告別家人,正式前往“戰場”。

半小時后,姚莘第一時間到達工地,他帶領20多名設計師一起借著手機發出的微弱光源,摸黑踏勘現場。

1月24日除夕夜22時30分許,姚莘的團隊趕回公司,連夜緊急技術碰頭會,分析探討設計方案。

1月25日大年初一凌晨1時許,姚莘帶領設計團隊開始繪圖。

1月25日大年初一中午13時許,姚莘的項目設計團隊赴武漢市政府匯報初步設計方案。

姚莘在雷神山醫院施工現場

從接到任務、到勘察、到設計、到匯報初步方案,姚莘帶領項目設計團隊,總共才耗時16個多小時,其中12小時完成方案設計圖。 “設計大框架可以參考小湯山醫院和火神山醫院,但具體細節還需要因地制宜?!币氛f,為了讓雷神山醫院更富實用性,他們團隊在短時間內還拿出了兩套設計方案。 6天時間

規劃面積從5萬平方米增至7.99萬姚莘還是中南建筑設計院醫療健康事業部副主任,他和他的團隊平時就從事著醫院項目設計工作。但這次不一樣,雷神山醫院作為一座收治危重病人的傳染病治療醫院,對污水處理、空氣凈化、垃圾處理等提出了更高要求。必須保證醫護人員的工作環境安全,也要保證周邊環境不受污染,這就要姚莘在設計時考慮更多細節。

姚莘說,雷神山醫院以“潔污分流、醫患分流、人物分流”為原則,采用嚴格的“三區兩通道”設計,醫護人員按“清潔區—半污染區—污染區”的工作流程布置工作區域,此外還專門設計建設了污水處理廠,焚化爐收集固體垃圾,將對環境的影響降至最低。

與火神山醫院一樣,雷神山醫院采取了設計與施工同步的模式??衫咨裆矫媾R更大的難題:5萬平方米、7.5萬平方米、7.99萬平方米,短短6天內,雷神山醫院規劃總建筑面積三次增加,床位需求也不斷增加,最后增至1500張,總體規模超過兩個火神山醫院,但工期卻與火神山相當。

姚莘說,平時一個大型項目僅在方案設計階段就需要好幾個月的時間,還需要來回無數次的溝通、協調、調整中,才能最終確定方案??裳巯?,疫情就是命令,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也必須完成:雷神山醫院項目設計及建造的時間并不是以小時計算,而是以分鐘計算。

從除夕夜接到設計任務開始,姚莘經常工作到凌晨兩三點鐘,每日休息三四個小時是常有的,不是在單位討論設計圖紙,確保高質量設計,就是在工地上實地查勘,配合現場施工,精準對接。期間,他身邊有同事累倒了、生病了,但他一直堅守在一線。

“我體會到了萬眾一心的力量,這種力量必定會讓我們戰勝困難,最終贏得這場勝利?!逼陂g,同事們都說姚莘成了累不倒的“超人”,但姚莘說,自擔負起這個神圣的任務后,總有一股信念和力量支撐著,自己的力氣像是使不完。

身兼數任

又完成4個方艙3所醫院建設改造

從1月24日晚接到任務,到2月5日開始驗收,10天10夜與時間賽跑——12小時完成方案設計圖、3天交付全部施工圖,全程在項目現場配合施工……就這樣,“雷神山速度”再次令世界震驚。2月8日,武漢雷神山醫院開始收治首批患者;2月20日,雷神山醫院開放所有床位,全力收治病人。

“請不要再有第二次,希望這一次也早早關門大吉?!碑斕?,站在武漢雷神山醫院的門前,姚莘在微信朋友圈寫下這么一句話。他希望,雷神山能早日完成使命,因為它“關門之日”,定是武漢完全戰勝新冠肺炎之時。

姚莘在雷神山醫院交接儀式現場

雷神山醫院項目結束,并不是終點。姚莘所帶領的團隊又馬不停蹄地接下了其他重任:黃陂中醫院改造、光谷會展中心方艙醫院、中國光谷日海方艙醫院、湖北省婦幼光谷分院改造、江夏科投沃爾藥業方艙醫院、江夏科投高科方艙醫院、同濟醫院光谷院區。截至2月25日,姚莘和他的團隊已完成了4個方艙、3所醫院改建任務并完工。

子承父業

他是生長在武漢的瑞安人

姚莘已經想不起來接到任務出門那天,80多歲的父親跟他說了些什么?!俺鲩T太匆忙,但我知道,他很支持我,又很擔心我?!币氛f,父親每天都會打電話給他,直到聽到他匯報平安才能安心。

姚莘的父親叫姚永瑞,1937年出生于瑞安市區一個書香門第。上世紀60年代,他從上海同濟大學畢業后,被分配到中南建筑設計院工作,從此定居武漢。

姚莘與家人合照

姚永瑞是首批國家特許一級注冊建筑師,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在建筑設計生涯里,他大大小小做了兩百多個工程項目,擔任設計總負責人的項目有廣州白云機場國際候機樓、武漢同濟醫科大學附屬協和醫院醫教大樓和門診大樓、武漢天河機場1號航站樓、武漢天河機場1號航站樓等。此外,他還積極為母?!鸢仓袑W的校園建設添磚加瓦,原瑞安中學位于倉前街的教學主樓,就是由他義務設計的。

“我父親很自豪能為母校設計這棟樓?!币氛f,在父親的耳濡目染下,他也走上了建筑設計的道路。

“雖然我生在武漢,但毋庸置疑我是瑞安人,我一直以自己是瑞安人為榮?!币氛f,1984年11歲時,他才第一次回到瑞安,但家鄉給他留下很深的印象,父親也一直告訴他,他是一名地地道道的瑞安人。前段時間,他得知瑞安疫情也很嚴峻,十分揪心,經常通過新聞和在瑞親戚了解家鄉的疫情,最近得知家鄉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他非常高興。他期盼自己的兩處家鄉——武漢和瑞安,都能早日戰勝疫情。


來源:溫州新聞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