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網訊 一邊是樂清南門橋卡點現場,一邊是溫州一醫院康復病房,一對近一個月沒見面的母女,隔著手機屏幕,相顧無言,泣不成聲。這是2月14日,一位記者記錄的畫面。視頻一頭是樂清市人大代表、樂成街道南門社區副主任陳姿,另一頭是她剛剛做了截肢手術,孤獨躺在醫院病床上的母親。去年臘月二十六,陳姿將母親送到溫州醫院后,匆匆安排了保姆,便趕回樂清投入疫情防控工作。

她所管轄的南門社區中心片區有住戶7200余戶,其中很多是外來戶,人員構成復雜,且內有菜市場、小商品市場、市政府第二辦公區等,是疫情防控的難點區域。

老城區的房子多數沒有樓梯,頸椎突出的她便忍著疼一條條巷子走,一層層樓層爬,經常累得全身癱軟;廣告公司沒人上班,她便騎著電瓶車,帶著年邁的父親幫忙寫宣傳語;在她值守的卡點,短短二十多米的路,每天來回三萬多步,鞋子都磨平了。

可就這樣,還是有個別群眾不理解。因為“鐵面無私”不許無證人員進入,她曾被惡意闖卡者,用電瓶車撞了個臉朝天。她咬著牙,繼續守在卡點,一個月不到瘦了7斤。

累是真累啊,20多天來,她每天7時許出門,凌晨回家。家中只有年邁的父親一人在家,她便每日6時許起床悄悄做上一天的飯,讓父親自己熱著吃。父親實在想女兒,便匆匆起床,只為見上女兒一面,問一句:“你昨晚睡覺是不是咳嗽了?注意身體?!?

疫情當前,她連住在身邊的父親都顧不上,遠在溫州醫院的母親,更是心有余力不足。

對于女兒的“冷血”,母親一開始并不理解。老人不會上網,不知道疫情的嚴峻,獨自躺在病床上忍受著病痛,盼著女兒來照顧。而日子一天天熬過去,曾經跟自己最親的女兒卻一直沒出現,甚至連電話也打得很少。

一天實在疼痛難忍,老人打去電話責罵:“你是不是不要我這個媽了,你再不來,我死給你看?!?

母親的話字字如刀,絞得陳姿心如刀割。但她還是硬了心腸:“我這里真的走不開,你聽醫生和保姆的話?!?

母親在醫院里放聲大哭,她實在不明白一向孝順的女兒怎么變成了這樣。直到偶然了解情況的記者趕到醫院,講明了情況,并用手機讓母女兩人“相見”。

事后,母親請記者錄了一段話給女兒:“我現在理解你了,有你這樣一個女兒,我心里覺得自豪吶。我希望你在第一線把工作徹底做好,我在這里也放心了。你身體一定要注意,我為你驕傲!”

陳姿不是沒有怕過。父親年事已高,母親又剛做了大手術,如果自己有個三長兩短,這個家就塌了。她每天早上出門前喝一包感冒靈。沒有防護服,她就套著抗臺的雨衣堅守。附近的居民看了心疼,找來家里做飯用的手套、珍藏的消毒酒精、所剩不多的巧克力,甚至熬好了防疫中藥塞給她。

她總是笑嘻嘻地將這些珍貴的物資分給一線的同事們,她說,她相信春天馬上就要來了。

來源:樂清日報全媒體

記者 羅定陽 孔麗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