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憶鄉(化名),溫州小伙,在阿聯酋迪拜辦企業,最近自費近300萬元,動員公司50多人,籌措了25噸醫療物資。

第一站支援湖北,之后又在阿里公益和菜鳥物流綠色通道的幫助下,80方的大卡車疾馳,送達浙大第一醫院,麗水市、文成縣的醫療機構。

這位“90后”的小伙始終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他語速不快,所有籌措物資中的艱難,都輕描淡寫。他說自己不善表達,愿意把一切化為行動。異國創業三年,他創辦的公司——迪拜之家剛剛收支平衡,創業精打細算的他,在馳援祖國這個事情上沒有預算。

2020年這個春節,迪拜最高塔亮起“中國紅”為武漢加油,陳憶鄉看到了。

平靜中唯一一次哽咽,是他想對遠隔萬里的祖國說,“希望你早一點好起來,抵抗住這一次疫情?!?

找物資:人必須帶著貨回來

問:從哪天起知道中國的疫情嚴重的?

陳憶鄉:從知道武漢封城(2020年1月23日)的消息開始,我就知道事情嚴重了,以前“非典”的時候都沒有這樣。就在這邊買醫療物資送到湖北去。

(1月27日,陳憶鄉和迪拜之家的員工正在緊張地打包發往武漢的物資)

問:之前對湖北了解嗎?

陳憶鄉:不了解,(湖北)我去都沒有去過,就只有一個湖北的朋友,是孝感的,聽朋友說(疫情使)湖北醫生護士的口罩、護目鏡、防護服極度缺乏,不是告急,是沒有了,彈盡糧絕。我的第一批物資就捐到了孝感(孝感市中心醫院)。

問:是怎樣募集物資的?

陳憶鄉:發動所有的員工都去找物資。第一批貨籌集到了5噸。這批貨價格還相對便宜,但等到再去籌貨時,價格就上漲得很厲害了。而且,即便你付了定金,只要你一走開,這批貨就沒了。所以我叫員工,人不要走,跟著那批貨一起回到公司來。

問:一共多少人在完成這項任務?

陳憶鄉:50多位員工,有很多中國員工,也有巴基斯坦、菲律賓、俄羅斯和歐洲的員工。外國的員工主要負責跑商店、廠家、經銷商,我們分工必須明確,不能把自己的陣腳給亂掉。那幾天,大家每天都工作16個小時以上。

搶時間:員工30多個小時沒睡覺

問:第二批物資有20噸,50萬醫用外科口罩、13萬個N95口罩、5.5萬件防護服、600個護目鏡,是多久匯集齊的?

陳憶鄉:花了5天籌齊的。買物資、打包、裝車、發貨,這些事情都是循環的,在那幾天不間斷地完成。

(圖說:1月29日,迪拜之家捐贈向浙江的第一批醫療物資抵達迪拜機場,準備前往中國)

問:這個過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難是什么?

陳憶鄉:是發貨、包裝和清點。我們是做公司的,但對物流這塊不懂,這次,需要去做物流、填清關的報表、聯系慈善總會、南航、阿里巴巴,最后發貨的時候,2200多箱,大部分員工都連續工作30多個小時沒睡覺。那一天多,他們都在吃泡面。

(圖說:1月30日,迪拜之家捐贈的第二批馳援浙江的物資在迪拜啟程)

問:和時間在賽跑?

陳憶鄉:對,好不容易買到物資,如果不第一時間發回去的話,就沒有意義了??稍绞侵?,越是出亂子。

問:出了什么問題?

陳憶鄉:我們把每一批貨發往中國的哪個城市、捐給哪家醫院、數量是多少,全部都標好了,用紙貼上。杭州的、溫州的、麗水的……怕物資被水淋到,每一件貨里面都用保鮮膜包好,到了中國不用清點,直接到醫院就能用。沒想到把貨送到機場時,當地工作人員不懂中文,把貨的順序又給打亂了。

問:貨到中國,怎么保證最快速地運抵醫院?

陳憶鄉:我也最關心這個問題,也在網上看到物資送到一些機構后,發貨很遲緩。我有一個朋友在阿里巴巴工作,聽說阿里巴巴有最快速的物流,就聯系了他,很快,阿里巴巴公益團隊的工作人員就聯系了我。

(圖說:2月3日,阿里公益、菜鳥物流綠色通道的專車從廣州疾馳24小時后抵達溫州文成)

談花費:公司不賺錢用的是積蓄

問:這兩批醫療物資有25噸,你花了多少錢?

陳憶鄉:不到300萬(人民幣),最初想捐款來著,后來覺得還是捐醫療物資更能解決實際問題。一開始想著買50萬的(醫療物資),后來琢磨好像還不夠,再買點,再買點,后來就沒有預算的概念了。

(圖說:2月3日,迪拜之家捐贈的醫療物資抵達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

問:近300萬元對你和你的企業來說,意味著什么?

陳憶鄉:還好吧(笑)。三年前在迪拜開創了迪拜之家(公司),前期公司運轉肯定是要投入的,之前一直沒有賺到錢,今年才打到收支平衡。買物資的錢,用的都是積蓄。

問:目前迪拜的人,對于疫情的關注程度是怎么樣的?

陳憶鄉:整個迪拜都知道,人們也沒有想過疫情有這么大的影響,我們去買那么多物資,他們也挺驚訝的。他們最關心的還是疫情能什么時候平息。就在今天,我看到當地的新聞,口罩等物資不讓自由出口了,需要提前去政府那邊申報。好在我的絕大部分物資都已經運回國了。

問:公司的員工對這件事情的態度是怎樣的?

陳憶鄉:這一點我很感動,員工們都很主動,幾個女員工主動報名,通宵去趕工。有一個湖北籍的員工,話也不多,但是裝貨、清貨、登記、聯系航空公司,所有的流程他都在做。還有一位同事,他打了24個小時的電話,算不清他給多少人打過。

問:你想對這些幫忙的員工說些什么?

陳憶鄉:感謝的話不多說,我心里記著。那些天在公司幫忙的,我都付雙倍工資。

送祝福:希望祖國快點好起來

問:如果讓你代表迪拜之家對家鄉的人、祖國的人說幾句話,你想說什么?

陳憶鄉:希望祖國早一點好起來,抵抗住(哽咽)、抵抗住這一次疫情。

問:你多久沒有回家鄉了?家鄉的情況目前如何?

陳憶鄉:我的家鄉在溫州市文成縣,四五年沒回老家了,我是鄉村里長大的孩子,現在聽說我們村也封村了,一周只能出來兩次。

問:在老家的家人和朋友都還安康吧?

陳憶鄉:嗯,都還好,我奶奶在老家,挺想念他的,也想念村里小時候的玩伴。想吃家鄉的文成拉面。(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