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8日,中國官方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暫命名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簡稱“新冠肺炎”,英文簡稱“NCP”。本次新冠病毒十分“狡猾”,無癥狀患者也存在感染風險,并且病毒檢測準確率無法達到百分百,即使核酸檢測為陰性,也不能排除感染風險。更讓人擔憂的是傳播途徑還不斷翻新,今天中國衛生防疫專家表示,傳播途徑還包括氣溶膠傳播,其傳播距離可達數百米甚至更遠,增加了無接觸傳播的風險。
640.webp.jpg
青田縣資料圖。(圖片來源:新華社)

· 浙江青田一患者5次核酸檢測才顯示陽性,此前多次去醫院

2月8日,浙江青田縣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發布公告,尋找與一名確診患者有過密切接觸、尚未集中隔離或居家隔離的人員?;颊哒履衬?,男,51歲,為當地工商巷6號“青田麥餅王”經營者,家住鶴城街道東山路3號,有高血壓、血糖偏高、氣管炎等病史。1月24日開始,章某某有發熱癥狀到醫院就診,2月1日起連續4次核酸檢測均為陰性,2月4日在縣人民醫院留觀隔離。2月7日第5次核酸檢測呈陽性,確診感染。在就診過程中,章某某與首例確診病例季某某刻意相互隱瞞密切接觸史,使疫情防控更為復雜,造成重大影響,現公安機關已依法對季某某、章某某予以立案調查。1月24日后到過“青田麥餅王”店、與患者有過密切接觸、尚未集中隔離或居家隔離的人員,請主動向所在村、社區報告。
· 為何試劑盒檢測會頻頻出現假陰性?

事實上,上文所述的青田患者多次出現假陰性的情況并不在少數。

天津一女性感染病例,1 月 21 日出現發熱后,前后共做了三次核酸檢測均呈陰性,2月1日第四次檢測后才呈陽性。

就此問題,多位專家解釋,試劑盒檢測結果不僅與試劑盒質量有關,還與新冠病毒自身的特點、采樣部位、采樣量、運輸和儲存環節,以及實驗室檢測條件和人員操作有關,由多種原因構成,非常復雜,但其中最關鍵的因素,與這次病毒的特殊性有關。
640.webp (1).jpg科研人員遞送成品檢測試劑盒。(圖片來源:新華社)
一位專門從事核酸檢測的國家某重點實驗室研究員表示,由于新冠病毒的特殊性,不同的采樣部位對檢出率有很大影響。他指出,最好的采樣部位是肺部,因為這種病毒分布在肺部的濃度最大,但要想采肺泡灌洗液,操作復雜,需要儀器和各種引管,且對人的損傷很大,因此只針對上了呼吸機的重癥病人;其次是痰,但這次肺炎不像以往的甲流,很多病患干咳,無痰。因此,最普遍也最簡單的采樣方式是咽拭子,而咽部的新冠病毒量最少,所以會造成漏檢。

“有的病人幾次(檢測)才呈陽性,這是正常的。因為可能病人前期分泌的病毒量很少,后期隨著病情的發展,病毒增多,才能檢測出來,”該研究員說。

一位武漢來京確診患者也可以印證研究院的話。

2月5日,他在中日醫院呼吸四部確診為新冠肺炎,此例患者入院前三次咽拭子核酸檢測均為陰性,甲流核酸檢測陽性,入院后插管上呼吸機,通過肺泡灌洗檢測才發現新冠病毒核酸陽性。
640.webp (2).jpg科研人員進行試劑分裝。(圖片來源:新華社)
另外,是否采樣準確、采到了關鍵部位,也會影響采樣結果。以咽拭子為例,雖然是很簡單的操作,只需要在咽部拿一個棉簽劃一下,但每個醫護人員劃的輕重、多少都不相同。尤其在武漢,在日均檢測量超負荷的狀態下,穿著厚重防護服的醫護人員要實現精準采樣,難度很大。

除了采樣,從樣本運輸到實驗室檢測的諸多環節中,每一個環節出錯都可能造成檢驗結果的不準確。

疾控系統專家還指出,病毒基因擴增非常容易交叉污染,所以實驗室要分區,提取樣品、發生反應和調配試劑要分別在三個相互獨立的房間,房間之間形成壓差梯度,前一環節房間的壓力要大于后一環節,以保證擴增的分子不倒流,否則試劑容易被污染,造成假陽性,“這也是實驗室目前最頭疼的一個問題”。
640.webp (3).jpg圖為新型冠狀病毒毒株。(圖片來源:新華社)

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院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主任趙建平表示,受以上因素影響,咽拭、鼻拭,核酸檢測的陽性率現在是30至40%,檢測陰性不能排除新冠肺炎。

“那怎么辦?在武漢和湖北的部分地區,這個時候臨床表現非常關鍵。這些病人臨床表現有癥狀,血液里面的淋巴細胞下降,有肺炎的改變,我們就可以作為臨床癥狀,這些病人就要按照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進行診治,這樣的病人應該進行收治。這樣的病人收治之后,就不會因為檢測陰性被遺漏?!壁w建平解釋道。

專家建議,除了采樣、運輸和檢測在操作上要盡可能規范以外,還可以采取“雙陽檢測”,也就是用兩家公司的試劑盒進行檢測,或多次檢測,以盡量降低漏檢率?,F在中國地區已經開始“雙陽檢測”。

· 官方發布會確認:新冠肺炎可通過氣溶膠傳播

人們對新冠病毒傳播途徑的認識,還在不斷刷新。

2月8日,中國衛生防疫專家強調,目前可以確定的新冠肺炎傳播途徑主要為直接傳播、氣溶膠傳播和接觸傳播。

640.webp (4).jpg(圖為央視新聞新浪微博截圖)
接觸傳播是指飛沫沉積在物品表面,接觸污染手后,再接觸口腔、鼻腔、眼睛等粘膜,導致感染;飛沫是人打噴嚏或者咳嗽等活動排出的唾沫液滴,其粒徑一般為1至5毫米,在傳染源1至2米左右的空間內傳播,屬于近距離傳播;氣溶膠是人日常說話、大笑、唱歌等過程中排出的液滴,其粒徑一般0.1毫米及以下,呼出人體后很快蒸發,形成飛沫核(粒徑幾微米),且飛沫核長期懸浮在空氣中并隨空氣遷移,其傳播距離可達數百米甚至更遠,增加了無接觸傳播的風險。當健康者經過污染氣團時就暴露于感染性氣溶膠,從而吸入可能的病毒。

1微米的顆粒能在靜止的空氣中懸浮1小時以上。含有新冠病毒的飛沫核直徑在亞微米到微米之間,若環境適宜,也可在空氣中長時間懸浮,尤其像在醫院診室、實驗室等密閉房間內,更容易進行氣溶膠傳播,釋放到大氣里氣溶膠的傳播力會相對降低。
(意燴綜編,編輯:趙筱,資料:中新社、《中國新聞周刊》、“青田發布”微信公眾號、北京《新京報》、財新網、上海澎湃新聞圖片來源見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