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時報湯林石編譯】她是改變了Topshop和Whistles的零售業專家。 但是現在,簡·謝弗遜(Jane Shepherdson)正在加入“租衣革命”。本文作者卡羅琳·阿索姆(Carolyn Asome)探尋了其中的原因。

“點石成金”的高街品牌專家

在倫敦北部的一家餐廳里,零售業大亨簡·謝弗遜(Jane Shepherdson)回憶起2007年她剛離開高街品牌Topshop后不久,與追求有機和公平貿易的品牌People Tree一起進行的孟加拉國之旅。她翻了個白眼:“一切都很有機、很公平,連夾克或襯衫上的紐扣都必須用椰子制成。不用我說,你也能想象那看起來有多糟糕。我當時內心非常矛盾?!彼χf。她當時想,純粹享受時尚這件事,真的要求太高了嗎?

現年58歲的謝弗遜因其“點石成金”的能力而在時尚界聲名遠揚。在擔任Topshop的品牌總監期間,她為這個品牌吸引到從20幾歲至50幾歲的女性客戶群,開創了一種新的“高品位、低價格”的穿衣選擇。后來,她又把魔法施向了Whistles——直到2016年,她一直擔任這個品牌的首席執行官。在她的打造下,Whistles形成了與Céline風格相似、價格卻只有其1/10的定位,受到成年人的追捧。

圖為零售業大亨簡·謝弗遜。(圖片來源:《金融時報》)

離開Whistles之后,她花了一段時間與丈夫一起去美國旅行,并開通了自己的播客(podcast)。

她最近的一次“出征”——就像她早期無償擔任慈善商店的創意顧問一樣——具有可持續發展的意愿,但這并不意味著她徹底成了環保主義者。在這方面,她持一種自嘲的態度。謝弗遜的新征途是共享租衣行業:2019年11月,她成為共享租衣平臺My Wardrobe HQ的董事長,該平臺讓人們可以從時尚達人或品牌那里租借或(以大幅優惠價格)購買時尚單品。

謝弗遜為高街品牌工作了幾十年,這對她的新事業也有一定啟發。過去,她是否曾對品牌的供應鏈感到不安?謝弗遜思考了一會兒,說:“我認為,我是知道工廠中發生的不公平現象的,盡管那很難追蹤,因為我們的供應鏈實在太復雜——我在Topshop工作時,有那么多的服裝款式,分別在不同的國家生產,供應商還經常外包生產。我沒有意識到的是環境問題。老實說,直到4年前,我才真正意識到這一點。涉足越深,就會遇到越多挑戰,因為你并不總是有一個顯而易見的解決方案?!?

顯而易見的是她對優良設計的熱愛。謝弗遜經常問,為什么不能在做好事的同時,繼續保持時尚、美觀的產品設計?她對自己遇到的許多環保時尚品牌都持懷疑態度。

“不生產衣服,豈不更環保?”

“有時候我真正想對品牌說的是,”她小聲地說,“如果根本不生產,豈不是更可持續嗎?我們的地球已經快要到極限,雖然你的生產過程可能是完全透明的,而且用的是有機棉,但是……”她皺起鼻子,“你仍然在破壞地球。于是,我難過了一段時間,想著:’我也是破壞地球的一分子。但是我真的很想享受時尚,可我現在不能?!簿褪窃谀菚r,我開始考慮租賃服裝這個形式?!?

當她和丈夫在美國度過悠長假期時,每天都會用Airbnb租房子。她想知道,能不能在服裝行業也復刻一個“Airbnb”?!?0年前,如果有人說:你想睡在別人的床上嗎?你可能覺得這個提議很惡心,也不會同意。但是現在,你卻對此毫不猶豫?!?

圖為在共享租衣平臺My Wardrobe上租借的時尚女包。(圖片來源:My Wardrobe官網)

在離開英國之前,謝弗遜將自己的大部分衣服捐贈給了慈善機構。她保留的單品——包括Acne長褲,Céline外套和Miu Miu夾克——顯示了她對職業套裝和精巧剪裁的偏愛?;貒?,謝弗遜受邀參加倫敦時裝學院和威塞克斯伯爵夫人在白金漢宮舉行的可持續發展招待會,著裝需要得體一些?!拔也徽J為我可以用’旅行一年‘當借口,穿得很隨便就去了,我不能這樣?!?

她知道在線租衣平臺Rent the Runway在美國有多受歡迎,所以開始在英國尋找類似的服務。

“我準備花200到300英鎊買到一件非常棒的衣服,但什么都找不到。最終,我穿了一件黑色的衣服,希望沒人注意到它?!?

租衣平臺的關鍵:獲得信任

于是,謝弗遜萌生了為可持續時尚品牌創建平臺的想法,但找不到足夠好的品牌。然后,My-wardrobe.com(現已停運的奢侈品網站)前銷售和市場主管薩沙·紐沃爾(Sacha Newall)以及Monsoon前采購主管蒂娜·萊克(Tina Lake)找到她,邀她加入My Wardrobe HQ。

My Wardrobe HQ并不像其競爭對手那樣,提供直接的點對點服務(比如Hurr Collective或By Rotation),而是處理所有租和借的物流和管理過程。它已經招募了一批社交名流和模特入駐社區,包括亞利桑娜·繆斯(Arizona Muse)和波比·迪瓦伊(Poppy Delevingne)。

事實證明,最重要的因素是“如何獲得消費者的信任”。比如,確保衣服還回來的時候上面沒有被煙燙一個洞?“或者在借衣者需要的時間之前準時送到?!敝x弗遜說。

“人們通常認為,用于出租的衣服或二手衣物氣味會有點難聞。但是薩沙和蒂娜規定了如何為衣服拍照,如何清洗整件衣服或清潔某個污點。我們提供干洗服務,雖然并不完美,但是比大多數服務要好。我們還有快遞公司,如果送貨距離很近,快遞員會騎自行車;如果距離較遠,就騎電動踏板車;如果更遠的話,就開電動汽車?!?

衣服、鞋子和包包可租用一周,或以折扣價購買。Isabel Marant的禮服,租借起價為50英鎊,而可以讓你體面出席面試的Stella McCartney西裝外套,租借價格為95英鎊。平臺上有很多適合出席活動的服裝:裝飾精美的香奈兒外套,租借價格465英鎊(可以用750英鎊折價購買;官方售價4500英鎊),而Needle&Thread的閃鉆禮物,租借價格只需55英鎊?;酆谜咭材茉谶@里找到很實用的東西,比如Perfect Moment 品牌的背帶滑雪褲,租用價格55英鎊起,不到實際售價的15%。

更精簡的衣櫥,讓人更時尚

謝弗遜認為,到目前為止,My Wardrobe HQ在40至50歲年齡段的人群中最受歡迎,因為這部分人可能有孩子,因此可支配收入也較少,但仍希望在外出時能夠光鮮亮麗。30多歲的人“對租賃服務更加熟悉”,他們每年要出席大約10場婚禮,因此這個年齡層也是也是謝弗遜的目標客戶群。

圖為在共享租衣平臺My Wardrobe上租借的時尚單品。(圖片來源:My Wardrobe官網)

謝弗遜希望能夠在未來開通直接的點對點模式,但是首先需要建立信任。她希望打造成和Airbnb一樣的監管模式:“如果你想留在平臺上,就必須遵守標準?!?

My Wardrobe HQ還在倫敦的布朗普頓路上開設了一家快閃店,客戶可以在租衣之前去店里試穿。在線上租衣時,關于衣服尺碼的問題,會由一名內部設計師回答。如果一件單品送到客戶手上之后尺寸不合適,可以退款。

不出所料,謝弗遜自己買衣服的標準也變了。她不再去高街上的商店里速戰速決,因為這樣的購物方式最終會使她感到有些空虛。

現在,她購買的每件商品“都會是反季節的,不會在第一次穿后就破掉”。她今天穿著的Isabel Marant牌上衣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斑@是立體的花紋……它是黑色的,不容易臟。我可能已經穿過50次了……我知道當即便5年后再拿出來,它仍然會看起來很棒?!?

我提出,這種追求環保的做法不僅會影響購物習慣,還會影響個人風格。一個更為精簡的衣柜,甚至可以讓我們變得更加時尚。謝弗遜點頭贊同。她真正希望的是帶來行為上的改變:“這才是發生真正改變所需要的?!?

她補充說:“我在一篇文章里看到,到2025年,人們使用的所有物品里將有20%是共享或租用的??蛻粝矚gMy Wardrobe HQ的地方,在于它的社區屬性。你將可以從特定的人那里租衣服——可以查看Arizona Muse的著裝。這種模式甚至可以鼓勵更多人成為‘時尚大師’?!?

謝弗遜還喜歡人們可以在這個平臺上自主創業的想法?!叭藗兛梢詾橐患百I不起的漂亮單品存錢,買下之后再將其出租,把錢賺回來。這種循環相當良性?!?

(《歐洲時報》英國版與《英國電訊報》聯合專版;本文作者:Carolyn Asome;本文編譯:湯林石)

(編輯:秋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