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邊掛起紅燈籠,對聯貼在門兩邊。過年的味道一天濃過一天。很多媒體也在提醒大家,過年要注意身體健康,不要暴飲暴食,大吃大喝。說得很對,但要想真正過個健康年,并不只限于此。

每年春節假期結束,筆者身邊總有不少同事抱怨:過個年怎么這么累啊。累,說明過年方式不夠健康。

過去的春節可沒人喊累,都盼得不行不行的。為啥斗轉星移之后,人們的感覺就翻天覆地了呢?

首先,團聚成本高企,身累。以前,大家長期在一個地方生活,過年也在一起,走親訪友都不用出村。如今幾億人每到春節就來一次鐘擺式遷徙??窗?,春運期間,各地車站人潮涌動,高速公路車流洶洶,要是帶著孩子就更難受了。

其次,過年節目單一,心累。以前一年到頭,也就過年沾點葷腥?,F在吃的吸引力大大降低了。很多人回到家,很多時候就是換個地方玩手機。餃子、年糕、豬頭肉,不再能逗引出肚里的饞蟲了。春晚不好看,放炮受限制,缺乏娛樂。

另外,一年只見一次的親戚,缺乏生活交集,見面了只會問結婚了沒有、工資開多少等常規問題,然后就是,看電視的看電視,嗑瓜子的嗑瓜子,讓人心里多少感到一點壓抑。

產生上述感覺,歸根結底是因為在城里的“Tony”和回老家的“虎子”,這雙重身份在內涵發生變遷的春節里無處安放。

一方面,城鄉二元結構,讓個人的心理故鄉早已變成工作地、居住地,而家鄉的社會關系、親戚關系已經逐漸淡漠。

另一方面,春節為代表的傳統節日,過去是吃的盛宴,今天,吃成了負擔。這個內涵一抽離,春節的傳統意義就喪失大半了。

但是,在春節怎么過的問題上,如果一味詆毀,百般抵觸,無異蹈入虛無;破了不立,倒了不扶,又等同自我流放,所以還是得誠意正心,做出積極響應,為春節注入新的內涵。

春節不再以吃為主后,團圓意義愈加凸顯。過去一大家子年年相守在一起,而今游子離鄉是常態。老人一年到頭就期待過年見見孩子,大家充其量也就在一起待上五六天,若還嫌煩,不合人倫?;丶业穆吩倏嘣倮?,成本再高,難道抵不上父母由衷的笑容?

很多年輕人覺得在家無聊乏味。其實,思路一變天地寬。設想一下,去外地旅游,我們會被當地人的淳樸和善良打動,那家鄉的人難道不具備這種品質?不走近他們,就發現不了他們的有趣。這家走走,那家串串,聽聽家長里短,看看故鄉風情,相當于上堂別樣的社會體驗課。

總之,迥異城里的人情風貌,鄉人自在的言談坐臥,難道不值得玩味?為回老家的日子創造出別有風味的生活體驗,其實就是為春節注入新的內涵。而自我封閉,抵觸交流,這年,當然越過越沒勁,得趕緊調整啊。(熊建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2020年01月24日 ? 第 09 版)